英语阅读 学英语,练听力,上听力课堂! 注册 登录
关闭

如果碰到什么问题,
您可以添加微信客服,进行咨询

> 轻松阅读 > 英语文化 >  内容

《美国文化史》 第6章 第五节 一、黑权问题

所属教程:英语文化

浏览:

qinting

2021年11月25日

手机版
扫描二维码方便学习和分享

习惯上,美国人将黑权问题视为民权问题,解释为黑人取得美国公民权的经过,但在实质上,黑权与民权有所不同。民权的诉求在权利(right),黑权的诉求在权力(power)。权利是一种被统治者的正义呼声,权力是统治者的工具。美国黑人在美国社会所争取的是由民权到黑权的经过,它述说了黑人由不是人到拥有政治人格,再获得社会人格,进而希望真正成为一群有权力的人。

在美国的黑人可以分为两类,一类是由非洲移民至美国的一群人,另一类是在美国本土出生的黑人。据统计,迄至独立革命,在非洲出生的黑人仅占黑人人口的五分之一,进展至内战时期,则不到1%。美洲出生的黑人(Creole:克里欧)不是非洲人也不应被视为非裔美人,他们是地地道道的美国人,就好像不能说白人是英裔美人、德裔美人一样,说非裔美人应是指移民而言,而不应指在美出生的黑人。在美国,我们会常听到美国人夸奖某一位外国人“英文说得很流利”,而这位外国人却已在美国有三代以上的生活历史,这说明了美国人对非白色人种的态度。

今日讨论美国的黑人,理当不是非洲的黑人,他们是本地出生的黑人,受美国文化的影响。但美国人在对待这些人时,仍将他们视为历史性的存在,而不是现实的存在,这是美国文化最令人诟病之处。黑人得以融入美国社会,被白人接受,最主要是基督宗教的贡献。早先黑人并不被基督教接受,但自大觉醒运动之后,美国黑人信教者日众,黑人对教会的虔诚胜于白人。但他们所接受的不是原罪,而是〈出埃及记〉,认为摩西将带领他们获得新生。因此美国黑人文化不应只存在黑人之间,更存在美国人之间,其中以艺术、运动方面的表现最杰出。

黑人在美洲悲惨的历史于1619年第一艘载运黑奴的船只由非洲航抵美国弗吉尼亚州展开。从非洲地区来此的黑人系以买卖的方式入口,并不具有人的身份,因此他们是以财产的身份出现在美洲大陆。而如何由财产转变为人,历经了一场重大的考验。它不是黑人争取来的,而是白人在南北政争中所获得的,因此黑人的黑人身份被解放之后,他们的生活并未获得改善。从历史发展的过程来看,美国南北战争之前,黑人被容许存在,尽管有许多解放奴隶的呼声,如在1750年左右即有反对奴隶声浪,宗教团体贵格会(教友派)于1776年通过不再蓄奴,浸信会于1789年开始反对蓄奴,美国政府于1808年也明令禁止奴隶进口,但并未形成普遍共识。真正对奴隶产生普遍关切是在“奴制”问题。英人移殖美国,分南北两地进行,因理念与背景不同,从一开始即呈对立情势,双方互争国会领导权,各尽所能。北方由于气候不适合棉花、烟草种植,反对“奴制”;南方天候宜种棉花、烟草,主张“奴制”。奴隶乃成为双方政争的工具。

“奴制”在美国引发争论,甚至导致战争,系受美国西向运动影响所致。美国最早只有北美13洲土地,建国之后,依《土地法令》西进,1803年购买了路易斯安那,1819年从西班牙购得佛罗里达州,1836年从墨西哥手中获得得克萨斯,1848年与墨西哥发生战争,夺得新墨西哥与加利福尼亚。至此美国领土扩展告一段落,美国成为一个介于两洋之间的大国,而南北双方的政争也因此更趋严重,南方的人希望加入的新州蓄奴,北部则反对。1830年全美有50个反奴隶团体出现,1831年1月1日美国首份反奴报纸《解放者》(The Liberator)在波士顿发行,由威廉·盖里森(William L. Garrison)主编。1833年,他与其他反奴人士组成“反奴会社”( Anti-Slavery Society),领导废奴运动,此时并出现“地下铁路”(Underground Railroad)组织,协助南方奴隶逃亡。1839年,一群主张采投票方式废奴者,组织自由党(Liberty Party)希望提名候选人竞选总统,影响政策,完成废奴,可惜少有人应合,未能如愿。至于奴制所引的政争,肇于美国向西扩张,新的领土加入联邦,是否可以蓄奴所引起的纷争,由于事关南北势力在国会的消长,因此难以获得共识。从1820年的密苏里折衷案(Missouri Compromise),规定密苏里南界36°30′以北不得蓄奴,但密苏里例外(见图6-1),到1850年的妥协案(3)(见图6-2),都没有真正解决奴制是否可以在新增土地内实施的争议。1854年堪萨斯成为美国一州时,即发生蓄奴与反奴人士为争取人口多数,拥有地方行政主导权,产生流血冲突(见图6-3:堪萨斯与内布拉斯加法案),1857史考特(Dred Scott)(4)向最高法院请求释放案被拒,表明了最高法院的态度,黑奴问题归地方处理,由地方政府负责。1859年的布朗(John Brown)领导奴隶叛变,失利被处刑,引发南北对立。1860年林肯当选美国总统,使得黑奴问题愈发难了,走向战争之途。

图6-1 1820年妥协案后的奴隶州与反奴隶州分布

*黑奴问题随着美国领土的扩张,成为南北政权角逐的问题,1820年双方达成密苏里妥协案,以36度30分为界。

图6-2 1850年妥协案后的奴隶州与反奴隶州分布

*美国黑人问题自1820年后,随着新领土,特别是取自墨西哥的犹他及墨西哥两地是否可蓄奴,又引起争议。1850年的妥协案决定由当地人民自决。

图6-3 堪萨斯与内布拉斯加法案

*1854年密苏里以西的土地,堪萨斯及内布拉斯加加入联邦,依密苏里妥协案,两地都应属于自由州,如今却由当地住民自决,导致堪萨斯发生流血冲突,影响南北两地发生战争。

严格说来南北战争是一场政争,关系着南北势力在国会的主导权,而释奴只是一个口实。因此南北战争虽解放了黑奴,但并未为他们争取社会地位,黑人的生活比以前更差(5)。唯战争之后,美国国会在北方的优势主导之下于1865年通过宪法第13条修正案,规定蓄奴违法;1868年通过宪法第14条修正案,给予黑人拥有生命、自由、财产的权利;1870年通过宪法第15条修正案,给予黑人政治投票权,使得黑人由财产成为人,再由人获得政治人格,拥有参政权,具有投票资格,但仍不具有社会人格,被隔离在白人主流社会之外,使得这场解放奴隶的“圣战”,口惠大于实惠。

黑人争取社会平等权始于南北战争之后,不满南方白人对待黑人的隔离措施。南方尽管战败,但歧视黑人未见和缓,1865年之后,南方各州纷纷提出金·克劳(Jim Crow)(6)法,对黑人采取种族隔离政策,从交通工具到居家、娱乐等,采取黑白分离,三K党更阻挠黑人投票。1875年,美国国会规定公共场合和设施不得有种族歧视,但1896年美国最高法院却对普莱西控佛格森(Plessy v. Ferguson)案做出相反的判决,裁定路易斯安那法律允许当地铁路公司为黑人提供“分离且平等”的车厢是合法的,使得美国黑白之间的种族隔离政策获得法律保障。黑人不甘被隔离,反抗声浪不断,至一次世界大战前出现了两位黑人运动领袖:一位是布克·华盛顿(Booker T. Washington),主张黑人必须努力工作,接受教育,改善地位,争取平等;另一位是杜·波伊斯(W. E. B. Du Bois),组织“全国有色人种促进会”(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Colored People, NAACP)主张采取行动,为黑人争取宪法所保障的权利。二次世界大战黑人赴海外作战,为国捐躯,表现杰出,战后,富兰克林·罗斯福总统禁止国防工业对黑人员工有所歧视;杜鲁门总统则于1948年禁止联邦政府有种族歧视,要求改善长久以来对黑人的歧视。尽管言者谆谆,但听者藐藐,黑人依然住在城市最杂乱的地区,过着被隔离的生活。60年代是美国黑人振奋的年代,1954年最高法院大法官华伦(Earl Warren)在对布朗控堪萨斯托皮卡教育局案(Brown v. Board of Education of Topeka)中,做出一项重大的裁决,裁定学校对学童采种族隔离政策违宪,此一否定种族隔离的判决,象征黑白之间走向社会平权的起步。它推翻了1896年普莱西控佛格森案的“分离且平等”的理论,激化了60年代的民权运动。美国的教育系由州主导,因此最高法院的判决在未获得州认同之间,其效力是有限的。南方各州并不接受最高法院的规范,101位代表南方的参议员及众议员发表“南方宣言”(Southern Manifesto)决心推翻最高法院判决,并将白人迁往私校就读,以免与黑人同校。尽管南方白人杯葛,黑人已经觉醒,他们不甘屈就为二等公民,开始争取职业、居住及教育的平等权,不仅反对学校、公交车、火车内的隔离,亦反对厕所、饭店、旅馆、图书馆及医院的不平等待遇。

60年代的黑人民权运动于1955年亚拉巴马州的蒙哥马利(Montgomery)地区发生的一起公交车事件点燃。事件源于12月某日,一名黑人女工罗莎·帕克斯(Rosa Parks)下班时,搭乘公交车,坐到白人乘座区,遭司机送警逮捕,并被控违反种族隔离法,引起黑人团体反制。不满人士纷至教堂集会,商定发起拒乘公交车运动,并推金恩(Martin Luther King)为领袖。这项抵制奏效,1956年最高法院判定,在大众交通运输工具采隔离措施违宪。1957年在金恩与其他地区的黑人领袖组织了“南方基督教领袖联合会”(Southern 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, SCLC)在南方各地展开反歧视活动,黑人学生在学校餐厅及商店静坐,并要求公交车实行“无隔离”措施(Free Rides),从此之后,民权运动愈演愈烈,各类团体纷纷组成,除了先前的“全国有色人种促进会”之外,又出现了“全国都市联盟”(National Urban League)、“种族平等大会”(Congress of Racial Equality, CORE)等组织。

美国民权运动经由民间的抗议,对政府决策形成影响。艾森豪威尔总统时代,美国国会于1957年通过《民权法案》(Civil rights Act of 1957),同年阿肯色州发生小石城(Little Rock)事件,源起联邦政府要求小岩城专收白人学生的中央高级中学(Central High School)允许九名黑人学生入学。当地人民不接受,艾森豪威尔派军包围学校,强制让黑人入学。于1962年肯尼迪总统以行政命令禁止公家住宅有种族隔离情事,他更延揽黑人加入内阁,1963年宣布种族隔离非法。尽管肯尼迪总统有心促进黑白平权,但存在历史之间的鸿沟及旧习,却难在短期内改变。1963年8月,20万名黑人于华府林肯纪念馆附近集会,唱赞美诗及圣歌,马丁·路德·金发表“我有一个梦”(I have a dream),期待一个没有种族偏见的社会来临。他在讲词中说到:“我梦想着,有那么一天,我们这个民族将会奋起反抗,并且一直坚持实现它的信条的真谛:我们认为所有的人生来平等,是不言自明的道理。”内容感人肺腑,成为民权运动的重要文献。唯随着约翰逊总统时代越战问题所掀起的社会动荡,影响黑白冲突更形扩大。1966年,黑人学生在加利福尼亚奥克兰市组织了民族主义团体,称为黑豹党(Black Panthers),主张黑人自由与自决,特别强调在警察暴力镇压之前有武装自卫之权。他们在全国各地设有分支组织,由于他们的活动引起关切,在美国政府的强力压制下,70年代中期丧失影响力。

黑人的抗争由民权转为黑权的关键人物为马科姆X(Malcolm X),这位生于内布拉斯加州的黑人领袖,一生坎坷,受父亲传教工作影响,关心黑人问题。与马丁·路德·金采用非暴力方式消除种族隔离的理念不同,他主张以激进、暴力的手段,为黑人争取生存空间,黑人要的不是权利而是权力。黑权争取的是黑人的自尊(self-pride)及自我领导,重新探讨美国黑人所拥有的非洲人遗产,取非洲名字,穿非洲款式衣服,要求学校教黑人历史。这项激进的主张,掀起了黑人的另一种意识,为美国社会带来更大的骚动,也使得黑白之间的冲突更加严重。1965年2月21日马科姆X在传教会场上被枪杀。同样的,主张和平、理性抗争的马丁·路德·金也在1968年4月4日遭暗杀。继这两位民权运动领袖遇害,黑人问题一度再陷入胶着,但随着黑人人口数增加,受教水平提高,黑白问题也进入和解的时代。至20世纪末,美国黑人的社会经济地位虽然仍无法与白人相比,但已较前有重大改善。1939年,一个中等黑人家庭收入,只有中等白人家庭收入的37%,到1974年进步为61%。1989年,三分之一的黑人家庭收入超过35000美元,而且黑人的职业也愈来愈多脱离过去的低贱行业,进入企业及专业技术领域。此外,经由选举产生的黑人官员也从1970年的1479人增至1987年的6348人(7)。1992年美国国会改选,黑人在众议院获得38个席位,这一切说明了黑人在美国的社会地位已获改善,如今潜存在黑人心中无法消除的只是心理的不平等烙印。这不是立法或教育可以改变的,唯有靠黑人自己释怀。


用手机学英语,请加听力课堂微信公众号:tingclass123
用户搜索

疯狂英语 英语语法 新概念英语 走遍美国 四级听力 英语音标 英语入门 发音 美语 四级 新东方 七年级 赖世雄 zero是什么意思苏州市瓣莲巷1号院小区英语学习交流群

  • 频道推荐
  • |
  • 全站推荐
  • 广播听力
  • |
  • 推荐下载
  • 网站推荐